当前位置: 平凉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特稿120

2020-10-16  来源:  作者:平凉新闻中心

  陶湘梅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也当了一次“锦鲤”。她的奖品,不是清空购物车,不是免费机票或住宿,而是拥有能借阅2000本图书的权限。

  这是广东省佛山市图书馆为该市第1000个“邻里图书馆”馆长准备的大礼。陶湘梅的借阅量,比之前的999位馆长多出了9倍。

  让个人做馆长,把私人空间变成分馆,“邻里图书馆”是佛山市图书馆2018年启动的项目。

  “2000册图书可以装满8个1米宽5层高的书架”,听到工作人员的话,陶湘梅先是大吃一惊,随后笑着回应:“那我要回家去拆墙、打书柜了。”

  佛山距离省会广州直线距离仅18公里,发达的制造业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经商人员来到这座城市。亲戚朋友少,生活半径小圈子窄,在佛山的楼海里,很多家庭都像一座孤岛,即使是左邻右舍也极少有来往。

  直到图书馆来敲门。

6位邻里图书馆馆长组成了一个图书馆小联盟,常常一起举办活动。受访者供图

  3年建1000个分馆

  2018年11月,因为去佛山市图书馆借书,江西人王丽琴第一次知道了邻里图书馆。但因为当时她开通读者证的时间未满一年,还不具备申请当馆长的资格。

  实际上,2018年以前,王丽琴都不是个爱读书的人,也没想过要给当时上幼儿园小班的儿子昕昕培养阅读习惯。除了从超市买来的一些识字卡片,家里几乎没有别的幼儿读物。

  昕昕进入幼儿园一段时间后,王丽琴发现,一个小名叫CC的孩子语言能力和知识储备量远远超过了班上其他人。王丽琴向CC的妈妈戴丽芳请教育儿经,结果戴丽芳给她开了一份长长的书单:有立体书、拼图书、布书;有童话,有科学百科,还有情绪管理相关主题。

  王丽琴意识到,自己的家庭教育里缺了重要的一课。

  绘本《爷爷的消防车》是王丽琴买给昕昕的第一本书,“因为他特别喜欢消防车。”书中的少年罗恩希望在生日时能收到商场里闪闪发光的新消防车,结果爷爷却送了一辆非常破旧的车子给他——那是爷爷小时候的消防车。罗恩失望得差点流下眼泪,但爷爷承诺和他一起修好车子……

  每天夜里,对着书里色彩斑斓的图画,王丽琴和昕昕各自发挥想象,还编排出了好多不存在于书里的情节。一个简单而温情的故事,母子俩整整读了两个月。意犹未尽的昕昕主动提出要看下一本书;王丽琴则发现,因为一辆消防车,她和儿子的关系都变得更亲密了。

  买书、读书很快成了这个家庭的新节目,王丽琴的生活中也多了个新去处——佛山市图书馆。

  那段时间,佛山市图书馆业务管理部主任陈艳每天都掰着指头数,“分馆”建到第几家了。

  近年来,我国各级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日益健全,但服务半径和服务人群依然有限,而普惠性服务又越来越难以适应市民个性化阅读需要。针对这两个问题,2018年初,时任佛山市图书馆馆长屈义华提出要将有限的图书馆阵地资源、人力资源与无限的社会家庭无缝对接,以家庭为基点向周边提供阅读服务,盘活家庭藏书资源。

  邻里图书馆项目由此诞生。按照当时定下的目标,三年内,佛山市要建成1000家邻里图书馆。

  为了在快速打开局面的同时最大限度保护图书的“安全”,陈艳他们权衡再三,定下了当馆长的必备条件:在该市有固定居住场所,在佛山市图书馆开通身份证借阅功能或办理读者证满一年,有三次以上借阅记录且当年无欠费。一旦申请成功,馆长将享受诸多权益:图书借阅权限由10本提高为200本,享受图书免费配送和专业培训服务,如果愿意将私人藏书放入自家馆内,佛山市图书馆还会帮助对藏书编目……

  与王丽琴同去借书的戴丽芳当场填报了申请表并很快通过了审批。像她这样本就爱读书的人,是佛山市图书馆首先瞄准的目标。

  2018年世界读书日前夕,20位饮“头啖汤”的邻里图书馆馆长上任。把个人和家庭由阅读推广服务的终点变成起点,佛山这一做法在全国是头一份。

陶湘梅在给孩子们讲解绘本故事。王澍 摄

  以书为媒 人影响人

  去年7月,怀孕不久的陶湘梅在新加入的一个妈妈微信群里巧遇了自己的前同事陶锦。两人许久没见过面,但因为共同的“妈妈”身份,在线上也聊得热火朝天。不久,陶锦邀请陶湘梅到自己的邻里图书馆参加读书会,“是专门的亲子阅读”。

  为了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工作,陶湘梅带着2岁半的侄子和肚子里的双胞胎,从广州赶到陶锦的“绘声绘爱”邻里图书馆。

  “那一天阅读的是有关财商教育的绘本《小兔子学花钱》。”陶湘梅现在都还记得,借着丰富的道具和馆长妈妈们生动的讲述、仔细的引导,小侄子和在场的十多位小朋友都被那只“想全部都买”的兔子吸引住了。陶湘梅自己则对一位馆长说的一句话印象深刻,“‘把故事书像牛奶一样喂给孩子’,我也希望自己的宝宝能这样成长。”

  陶湘梅有不少亲戚住在佛山,但因为她和丈夫都在广州工作,回佛山的时候并不多。那次读书会后,做少儿英语教师的她主动要求到“绘声绘爱”当志愿者,承担了给孩子们讲授英文故事的工作。虽然要挺着大肚子往返于广佛之间,但陶湘梅依然乐此不疲。

  陶锦的“绘声绘爱”成立一段时间后,和附近的“四点读书”“书香邻里”“小狮子”等5家邻里图书馆组成了一个小联盟,馆长们都是孩子家长,常常一起组织读书活动,5个馆的“馆藏”图书也都放在一起统一调配。小联盟总部所在地“四点读书”图书馆的馆长就是王丽琴。

  经过一年多的等待,2020年1月,王丽琴终于有了自己的邻里图书馆。从江西嫁到佛山,丈夫为她准备了一间对外营业的茶室。当了馆长,她把自己借来的200册图书放在茶室,并给图书馆起名“四点读书”。“申时是下午3点到5点,茶道中有一种说法是申时喝茶最能让人身心愉悦,我觉得阅读的功用就和申时茶一样。”王丽琴这样解释名称的由来。

  小联盟成立后,王丽琴的茶室完全被图书占据。茶叶被放进了库房,容易伤到小朋友的瓶罐杯盏也被收了起来。从现在的陈设来看,王丽琴的店面已与“茶”没有多少关系。但她显然对此不太在意,她在意的是随着来借书的人越来越多,总共1000本的库存慢慢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于是,在5位馆长的“撺掇”下,刚诞下双胞胎女儿的陶湘梅也提交了邻里图书馆申请表。8月20日,她接到通知,自己成了那个幸运的“第1000位馆长”。为此,小联盟的成员接连庆祝了好几轮。

  与陶湘梅签完协议,陈艳松了一口气——一年多前定下的目标提前完成了。虽然回想起来,她依然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1000个邻里图书馆建立,意味着许多曾经连同一楼层的邻居都不认识的家庭,要对整个城市敞开自己的私人空间。陈艳觉得这是整个项目最大的难点,“是人为无法控制的因素”。

  但后来她发现,自己忽略了另一个不可控因素——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和陶湘梅一样,许多新馆长都曾是邻里图书馆的借阅者和志愿者;每一个成立的新馆,又成了下一个可能产生馆长的地方。

  让公共文化服务的享受者同时成为参与者、提供者和创造者,串珠成线。邻里图书馆项目提出时,这个听起来有些理想化的设想,已经在佛山初步实现。

1 2 共2页

上一篇:“冲在最前线”的童朝晖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平凉新闻中心

鄂icp备14004342号-1